【昊健】Dare Or Not?

OOC属于我:)

———————————————————————————————

认识董子健的人都说董子健是一个念旧的人。

一个十几年前的玻璃糖果罐到现在,他和刘昊然搬了几次家。却还依旧摆在他们家最显眼的那个地方。

这罐子的意义旁人不懂,董子健也没有那个兴趣为他们讲解一二。只有像张一山这样的知情人才能明白这个罐子代表着什么。

一场游戏,一场有关于的爱的拉锯战。

两个好胜的人碰在一起会是什么样?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没有人会主动结束这个游戏,一定要分出个胜负,分出个胜者。

你敢还是不敢?

Dare?

Or?

Not?

这游戏的发起者是刘昊然,参与者也只限于他和董子健两人之间。那个糖果罐就是信物。

董子健十四岁生日那天,刘昊然把那个当时还慢慢装着水果硬糖的罐子塞到董子健的手里。

刘昊然开始了这个游戏。

“你敢不敢把你手里的蛋糕拍到那边那人的头上去?”

没有事先通知,甚至连一点预兆都没有。董子健只看着他的眼睛,就懂了他的意思。

“敢。”

而董子健选择了进行下去。

刚开始,他们之间的游戏也只关于那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列如“去吵醒沉睡的王大陆”、“吃掉小凯私藏的零食”或者“打破张家的那扇窗户”、“爬上院里最高的那棵树”...

可他俩并不满足于此,这些并不足以分出他俩之间的胜负。

这次董子健加大了他的筹码。

“你敢去追那个转校生么?”

彼时,他们班里刚转来了个女生,而他们这场游戏早不动声色的你来我往了不知多少回合。

张一山是从没听到他们的口中说出“不”这个字,董子健没有,刘昊然也没有。

所以这次刘昊然还是没有。

“敢。”

除了董子健之外,刘昊然还没有在哪个人那里碰过壁,也没有说想追谁追不到过。

不到一个星期,刘昊然就成功抱得美人归,两个人开始成双入对、形影不离。

每一次当那个女生和刘昊然一起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时,张一山都认为董子健会掐死他。

而刘昊然也有些改变。谈了恋爱之后,他慢慢的淡出了他们的圈子,就像是真的要开始一段恋情,真的要结束他和董子健的这场游戏。

董子健也差点就信了。

在第三次和张一山一起出来,并且偶遇了刘昊然和他女朋友,又一次差点勒死张一山之后。

张一山问他:“董子健你是不是有自虐倾向?把他从你身边推走很好玩是吗?这样你就开心了?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董子健别开头,只留一句轻描淡写的“你不懂。”

如果不是那天刘昊然来找他,董子健想也许他真的会认为刘昊然玩腻了,刘昊然不想再继续这个游戏了。

一如之前许多次那样,刘昊然把糖果罐塞进他的手里。冲他指了指旁边阴森森的工厂大门。

“敢不敢跟我进去?”

这个工厂已经废弃很久了,白天都很少有人经过,更别提晚上了。

更何况董子健怕黑以及某些不明生物体。而这些刘昊然是清楚的,因为他不知道陪着怕黑的他一起走过多少次院门口那段没有路灯的回家路。

董子健最后还是攥紧了手里的那个糖果罐。

“敢。”

董子健后来又想起当时的过程。他想也许刘昊然早就摸索过这个地方,否则也不会一进大门就拿着手电大步向前,根本不顾身后的他。

“昊然?”他的呼喊并没有得到回应。他只好把糖果罐抱在怀里,像是可以从这个刘昊然送给他的东西上汲取到勇气,来支撑着他走下去。

他像是被困在一片深海,这样的环境让他想起了很多事。

想起了曾经困扰了他很久的一个噩梦。也像现在这样置身在一片寂静到可怕的黑暗中,不管他怎么呼喊都是徒劳。因为他的身边根本没有一个人,就连那个说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他的刘昊然也不在。又想起了张一山那天对他说:“你们俩不该这样的,爱也不是这样的。你们错了,爱情没有输赢,没有先爱者先输。爱情不是拉锯战,你们在这样下去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两败俱伤。”

其实他们还是不懂,不懂他的执着。

他害怕,害怕黑暗,害怕孤独,害怕如果这个游戏不继续下去刘昊然就会离开。

就像现在这样。

一个人在黑暗中前行,小声的念着刘昊然的名字。

当他磕磕绊绊的扶着一边的墙转过弯,当他看到那一束光,当他看到刘昊然带着笑站在那里看着他时。他脑子里一片空白,身体却先做出了反应,冲上前去扬起手就往刘昊然身上招呼。

“你怎么就把我一个人扔哪了?!”

“我喊你那么多遍!你为什么不理我?”

“我真的害怕了!害怕了!你知不知道!?”

最后一个字喊出口,董子健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收回手,顺带着往后退了一小步,来掩饰自己迟来的尴尬。可刘昊然却向他伸出手,“快点过来~”

董子健看看他,又看了看他伸出的那只手。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将手伸出去,小声嘟囔着“刘昊然你真讨...”“我和她分手了。”他接下来的动作和嘴里未出口的话语,都被刘昊然打断。刘昊然一把拉过他的手,牵着他就往外走。

“我知道你在害怕,所以我不敢再往前走了。”

他好像知道刘昊然在说什么,却又好像不是那么明白。

“刘昊然...”

他出声喊住刘昊然,自己却低着头盯着手中的那个糖果罐。

“敢不敢和我在一起?”

话已经说出了口,可手中的罐子迟迟不敢递出去。

“敢!”

他看着刘昊然从他的手中拿走了那个罐子,却又在下一秒塞回给了他。

“这个游戏是我开始的,也该由我结束。”

“最后一次了,董子健我问你最后一次。”

“敢不敢和我在一起一辈子?”

就像是回到了十四岁那年的夏天,董子健又回忆起了当时那颗水果糖的味道,只觉得它甜,甜进了他心里。

他是个固执又倔强的人,他还是陪着刘昊然继续着这个游戏。

他还是很喜欢刘昊然,就像老故事里泛黄的片段,半聋半哑,失了声息。

“敢。”

我明明是个那么胆小的人,却在关于你的事上从未怕过。


评论 ( 1 )
热度 ( 51 )
  1. 小七哥哥Dawn.W 转载了此文字

© Dawn.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