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下)

  为了知道金泰亨家里的地址,田柾国自告奋勇地去了系主任那里替他整理文件。看到了属于金泰亨的那张学生资料。看到地址栏那一串熟悉的排列组合,田柾国心头一紧。他还住在那个他们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地方。又立马嘲笑自己自作多情,那是人家自己的家,也许人家只是不想搬家。

  怎么会因为他而留在一个地方那么多年。

  田柾国心里确实有些恨着那个可以跟他说断就断的金泰亨,也想着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了。可是在高考报志愿的时候,他还是第一个就填了金泰亨曾经说过的大学。就像现在,他现在那扇熟悉的门前,他就有了一种可以放下一切和金泰亨重新开始的冲动。

  他没有什么原则,他这辈子唯一的原则就是金泰亨。

  手还没有敲响那扇门,脑子里还在想一会见面以后该说些什么。晨练回来的邻居就认出了他。

 “这不是柾国吗?几年不见都长那么大了?”

 “叔叔好~”田柾国记得这个人,以前他和金泰亨每次碰见他,他都会笑眯眯地冲他们打招呼。两家的关系也一直都很好。

  “你是来找泰亨的吧?”

  点点头,田柾国觉得从本意上来说是这样没错。想来看看他过得怎么样,生活中少了他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那可不巧,他今天早上老早就出门了。”

  “那金阿姨在家吗?”

  “你不知道吗?”邻居大叔一副惊讶的样子。

  “你金阿姨走了。”

  

  到了邻居大叔跟他说的那个墓园门口,田柾国有些发蒙。这么大个墓园,他根本不知道金阿姨葬在哪里。只能去碰碰运气,问了站在一旁看门的老大爷。

  “大爷,你知道一个跟我差不多高,年龄也差不多大的男生吗?”

  大爷眯着眼打量了他一下。“你说小金啊?他来看他妈妈的,就在12排30号。你是他?”

  “我是他家人。”

  买了一束花,根据指示牌,田柾国很快就找到了金女士长眠的地方。而金泰亨穿着一件黑色大衣,手插在兜里,一动不动地站在墓前。田柾国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迈开步子,走到金泰亨身边。在墓前放下自己手里的花,对着墓碑深深一鞠躬。两个人就像这样并肩站着久久无言。

  “什么时候的事?”

  “三年了。”金泰亨的语气没有丝毫起伏,就像在说一件跟他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田柾国我们谈谈吧。”

  谈话的地点选在墓园门口的路边,虽然田柾国认为这并不是一个适合谈话的地方。

  “你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

  “金女士走之前留下的钱够我花的了,所以也还没有到要为生计奔波的地步。”金泰亨蹲在路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面。

  “我…”“你千万别觉得你欠我什么,也别跟我说对不起。是你让我明白:除了死亡,所有的离开都是背叛。”金泰亨打断他的话,站起身,拍了拍衣服“是我欠你的,是我欠你一句对不起。”

  “所以田柾国,对…”田柾国捂住他的嘴,不敢让他说出那三个字。因为说完这三个字,他们俩之间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就这一次。金泰亨我们再重新开始,再试一次不行吗?”在金泰亨面前,他仿佛还是那个世界里只有金泰亨,为了金泰亨可以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要的少年。

  “柾国,”金泰亨摸了摸他的头,和他们俩没分开之前一样“你已经不是那个五年级的孩子了。你早该知道,这世界上不会有长不大的Peter Pan,更没有Neverland。你长大了,你该明白了。”

  掰开田柾国的手,金泰亨退后了一步。

  “更何况我们试过一次”顿了顿“不是吗?”

  可是,结果呢?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金泰亨搂着自己说着他最爱的Peter Pan的故事;不记得是什么时候,金泰亨窝在自己的怀里听自己说要找到一个只属于他们的Neverland。

  而现在,金泰亨站在离他一米的地方,红着眼告诉他,这世界上根本没有Peter Pan,也不会有Neverland。

  告诉他,他们没有以后了,他们早就结束了。

  可是金泰亨,你只告诉了我怎么开始,却忘了教我如何结束。

  想了很久,田柾国最后还是拨通了他爸的电话。毕竟夫妻一场,怎么大的事他爸还是有知情权的。可是他爸对于这件事的发生并不意外。

  “你替我买束花去看看她吧。”

  “你知道过了吗?”

  他爸沉默了许久,给出的回答也有些答非所问。

  “我这辈子最佩服的女人就是你金姨。一个人把泰亨拉扯到那么大,为了不让你和泰亨再这样错下去主动提出和我分开。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长,就替泰亨打点好一切。给我打电话,希望我可以在她死后照顾泰亨。我答应了,可是”长叹了一口气“可是,泰亨他拒绝了。他妈妈走以后,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向我道歉。”

  “他说对不起,是他把你带上了那条错误的路。”

  电话已经挂断很久,可田柾国还保持着那个举着手机靠在耳边的姿势。被他握在手里的手机已经有些发烫。在他脑海里一些不明白的事情渐渐明了。

  金泰亨突然的疏远,两人无终的感情……

  他能怪谁,金泰亨没错,他也没有错。他还是想去创造一个只属于他和金泰亨的Neverland。

  即使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即使别人认为他做的都是错的。他还是想要去做那些他认为是对的事情。

  找朴智旻要了一份金泰亨的课表。在金泰亨每天的第一节课之前去接金泰亨,在最后一节课结束之后送他回家。摸清了金泰亨的作息习惯,一起去食堂,去图书馆。让两人原本早已不相及的生活又有了大片重合。

  其实金泰亨和以前相比并没有多大的改变。还是像以前一样看到小狗就走不动路,看到不喜欢吃的东西就习惯性的皱眉,喜欢吃草莓,不爱吃辣……而田柾国也还是像以前一样。包里一直装着几根火腿肠,留给金泰亨喂小狗吃的;吃饭的时候,只要金泰亨一皱眉,就把盘子里所有他不爱吃的东西都挑走……

  不知道他俩之前那些事的朴智旻还觉得特别神奇。那个从高中开始就喜欢用鼻孔看人的田柾国,现在竟然成了金泰亨的小跟班。

  金泰亨为了不让田柾国天天这样来回跑,搬回了宿舍。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对陌生人一般的对田柾国。不去逃避田柾国对他的好,明明而是选择去接受。他承认他是个自私的人,他从内心深处还是渴望着有一个家。而家的感觉,没人能带给他。

  除了田柾国。

  一部电影放映但最后总会有一个人要先走。

  这次的那个人依旧是田柾国。

  大二上学期,田柾国被选去了瑞士交流学习,为期两年。,这好事落到他头上,他却一点都不开心。经过半年的努力,他和金泰亨的关系才稍有缓和。金泰亨现在周末还会带着他回家,有时候下课了还会来等自己。还不容易有了点希望的火苗,又被一盆水泼灭了。

  “我马上要去瑞士学习了,去两年。”田柾国的手背在身后,看着坐在桌边为了毕业论文头疼的金泰亨。

  “很好啊~是个好机会~”那人还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什么时候走?”

  “下周一。”

  两个人的对话就此结束,金泰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就匆匆地走了,连电脑都没来及关。看着他走出宿舍,田柾国才敢把他刚才一直藏在身后的东西拿出来。是一张飞瑞士的机票,是自己旁边的座位。

  随手把机票加进床头的书里,他最后还是没有说出那句“你和我一起去好吗?”

  让田柾国最失望的是他觉得金泰亨根本不把他要去瑞士两年的这件事当回事。因为走的那天,很多人都来送机了。朴智旻来了,老师来了。同学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唯独没有金泰亨的身影。

  趁着大家去和另外一名和他同行的学生道别。他自己拉着行李找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拨通了那串他早就烂熟于心的号码。

  那头的人今天接电话的速度异常的快。“喂?”

  “喂。金泰亨。你别慌说话,先听我说。有些话我当着你的面说不出口,只好这样告诉你。再次遇见你以后,我才明白。原来包括死亡,所有的离开都是为了更好的再见。你还信我吗?你可以等我两年吗?我会向你证明这世界上会有Neverland,只属于我们的Neverland。”

  沉默更使人发狂,此时田柾国的手心都是汗。他在等,等金泰亨的答案。

  “好。我等你。”

  本来还以为自己要独自度过这次旅行,结果上机以后发现属于金泰亨的位置上已经坐上了人。他的心一下子吊到了嗓子眼。

  他猛地想起挂断和金泰亨的电话前,听到了那头嘈杂的背景音。

  “B0613号航班开始登机。”

  那个人像是看见了他,冲他扬了扬下巴,取下了墨镜。

  思绪彻底炸成烟花。

  是金泰亨。

  

  “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礼物啊,要送给别人才能叫做礼物~”金泰亨得意地冲他晃了晃手里的机票。

  “你…你…你怎么来了?”田柾国早就没有了刚才打电话时的那股勇气,现在真看到金泰亨他连一句话都说不利索。

  “我?”金泰亨耸耸肩。

  “我来陪我的Peter Pan去找属于我们的Neverland~”

评论
热度 ( 12 )

© Dawn.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