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We Talk About Love

关于初见。

  田柾国想也许那么多年了,金泰亨有可能早就不记得他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了。

  那是他六岁那年的八月末,他搬到了金泰亨家的对面。那时候年龄小,谁都喜欢好看的人和事。他以前也重来没见过比金泰亨还要好看的人了,所以他莫名的紧张了起来。最后只是喊了声“哥哥”,因为他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而金泰亨则是笑着,伸手在他脑袋上揉了揉,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明明那时候的很多事田柾国都已经记不清了。但偏偏金泰亨当时的表情,一举一动或者说认识金泰亨以后有关于金泰亨的一切都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他说不上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把金泰亨放在心头上的。也许就是六岁那年搬到金泰亨家的对面,而金泰亨也在那时候搬进了他的心里。

关于喜欢。

  自己会喜欢上金泰亨,在田柾国看来是一种必然。

  只是他觉得认清这件事情的过程有些难以启齿。

  一场梦,一觉醒来看见穿着短裤露着长腿在他家晃的金泰亨有些头疼,太阳穴突突的跳。他该怎么跟金泰亨说,难道告诉他“哥,我昨天晚上做梦的时候梦到你了。早上起来还发现自己梦遗了。”?

  OK,这很荷尔蒙:)

  田柾国认为自己很苦逼,初恋就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暗恋。他没是想过隐藏这件事,却也没有打算直接了当的告诉金泰亨。毕竟不是喜欢就可以在一起,说出来可能只会让金泰亨难做。和金泰亨保持现在的状态就很好了,哪怕有些暧昧也好过说出口以后变成陌生人老死不相往来的好。

  有一年的圣诞节,他约了金泰亨。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只是因为那天晚上街上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他想如果他和金泰亨站在一起,也许也就可以像情侣一样。他了解金泰亨,知道该怎么去约他才不会让他觉得不舒服,也知道金泰亨不会拒绝他,因为只不过是一起去看一场电影。

  他把电影票交给了金泰亨,自己则是排在了买爆米花长长的队伍中。刚离开金泰亨的身旁,他的视线就下意识的寻找他的身影。金泰亨就站在不远处,手里攥着他刚才给他的电影票。这是金泰亨的小习惯,专注于某一件事情的时候他的手就会本能的攥紧。他仰着头,眼睛认真地盯着播放着预告片的屏幕。田柾国就顺着往下看,额头、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再到下颌线。因为仰着头,他的喉结和颈部线条带了一股子攻击性。让田柾国莫名的一阵口干舌燥。舌尖不自觉的滑过下唇,可这种感觉并没有半点缓解。心底有些东西正在蠢蠢欲动。

  “同学,你需要些什么?”收银员经过一晚上高强度的工作以后语气已经带了些不耐。

  “麻烦一份情侣套餐,谢谢。”

关于金泰亨。

  田柾国一直找不到一个词,能去很好的形容金泰亨这个人。他觉得全世界最好的词一起都不够来形容金泰亨。他也想过世界上怎么会有金泰亨这样的人存在,因为他太好了。

  在感情这件事上他和金泰亨可以算得上是半斤八两。他没有安全感,所以他害怕金泰亨离开。所以才会想把他所有能给金泰亨的都给他,生怕他喜欢上别人。而金泰亨就是闷着,从来不告诉田柾国他想要什么,只是被动的接受这一切。

  曾经田柾国以为自己喜欢上的是一个估计一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他的人,但慢慢地他发现金泰亨眼底的东西其实和他一样。金泰亨想要什么他也是最了解不过了,他只是在等,在金泰亨开口。明确的告诉他,他想要什么。

  可是金泰亨不说,那他就等,他们就这样耗着,反正他们都还年轻。

  如果金泰亨想装傻,那他就陪他装一辈子。

  他也想过有一天他会撑不住,毕竟在很多事情上金泰亨要比他撑得住气得多。也想过金泰亨会真跟他耗一辈子,他也做好了要跟金泰亨耗一辈子的准备了。反正这前十几年都这样过去了,还怕再这样几十年吗?

  可那天真当金泰亨说出“我喜欢你”这四个字的时候,他感觉他整个心都在荡。颤着手把金泰亨拉到怀里,紧紧的搂住他。就像没听见金泰亨下面的那句“我们就这样吧。”

  “我还以为你打算我们俩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呢。”

  “你还真是长本事了。就这一句喜欢我就要打发我了吗?”

  “我告诉你,金泰亨。从现在开始是我欠你的,我欠你的太多了,我只能用一辈子来还了。好不好?”

  田柾国感觉他度过了他这辈子最难熬的一分钟,虽然现在他实实在在的抱着金泰亨。但是金泰亨这个人经常干一些出乎他意料的事情。

  终于感觉到一双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腰上,以及终于听见金泰亨那声弱不可闻的“好。”

评论
热度 ( 16 )

© Dawn.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