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idence04
  田柾国后来也没有去询问金泰亨那天在办公室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出来以后会变成那样。他没想过是什么样的事情可以让一个人脆弱成这样,好像他一松手这个人就会消失不见。回去的路上安静的要命,田柾国不是特别喜欢主动搭话,碰到这种情况他更不知道该说什么。金泰亨不在状态,一直低着头,脸色也不太好。怕他饿了,田柾国撕开了一袋饼干塞到他手里。看着他像机器人一样把饼干放到嘴里,嚼两下,咽下去。眼看着仓库也没有多远,路上的行人也少了起来。一把扛起金泰亨,开始小跑。金泰亨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那还有刚才的模样,在田柾国的肩上挣扎起来。他的那点小打小闹在田柾国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以最快的速度扛着他回到仓库。冲到金泰亨房间,把金大侦探扔到床上,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弯下身拉过旁边的被子盖到他身上,裹得严严实实。“我妈说了。有什么不开心就睡一觉,睡醒了就什么事都过去了。”说完还在金泰亨的脑袋上揉了两下,一副哥哥的样子。站起身走了两步又回头,发现金泰亨还瞪着个大眼睛看着他。
  田柾国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痞痞的笑容“怎么?还要给你晚安吻吗?”
  “麻烦你,出门关灯。”
  听着田柾国越来越远的脚步声,金泰亨在一片漆黑中缓缓睁开眼。坐起身打开床头柜最底下的那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瓶药。瓶身上是一长串的英文字母。他把药瓶紧紧的攥在手里,翻身下床,赤着脚走到卫生间。慢慢打开药瓶,手腕倾斜了一个角度。冷眼地看着那一粒粒他自己都叫不上来名字的药丸从瓶中滚出来。他按下抽水键,将手里已经是空空的药瓶扔进一旁的垃圾桶。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顺着墙滑下,抱着腿坐在卫生间冰冷的瓷砖地上。
  我明明很好啊。我为什么要吃药?
  处女座的田校草实在受不了金侦探这样的生活环境。自觉的捋起袖子开始替金泰亨收拾屋子。田柾国很早就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因为从小就练体育,导致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父母在体校生活。本该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他却只能学会自己照顾自己,还要学会保护自己不受那些所谓的前辈欺负。那种环境也造就了他喜欢独来独往的性格。除了上大学以后的丁立强,田柾国基本上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朋友。所以他才会在丁立强找他帮忙的时候一口就应了下来。他就是这样,你对他一分好,他还你十分。
  不要的垃圾都归好类扔在门边,报纸也都整理好塞进柜子,脏衣服扔到洗衣篓里,卫生间里的洗衣机在响个不停。一切都井井有条的进行着,田柾国看着总算有点本来模样的仓库点点头。顺手捡起脚边的一张纸,因为纸上像是有字所以他没敢直接扔掉。展开纸,小声地读出了纸上的字。“D市人民医院。患者,金泰…”抬头看了一眼那禁闭的房门,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这张纸,或许现在应该说是病历。从病历上的褶皱可以看出,它的主人不是很喜欢它。没有再读下去,而是把它折好放在了吧台上。毕竟是别人的隐私,他还是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过比较好。
  只是那个活蹦乱跳,甚至有些吵闹的人,怎么看也不像是有病的人啊?又想起了下午金泰亨那张失魂落魄的脸。摇摇头,以后还是多照顾他一点吧。
  第二天田柾国下楼的时候,金泰亨已经靠在沙发上了。估计起床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一只手拿着杯酸奶,另一只手拿着一份文件。嘴巴上面还有喝酸奶的时候留下的奶渍,离远看就像长出了白胡子。文件好像出了什么问题,金泰亨的眉头微微皱起,伸出舌头舔去嘴巴上的奶渍。田柾国有些别扭的别开了视线,看着金泰亨刚才的举动,他感到一阵莫名的燥热。伸手去拿水杯,猛灌了两大口水,才把自己越飘越远的思绪拉回来。金泰亨刚才的举动还真是意外的撩人。当然也发现昨天被他放在吧台上的病历已经不见了,估计是被它的主人收起来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也能乱扔,瞄了那人一眼,这金侦探也够粗心的啊。
  金泰亨告诉自己就把昨天的一切都当做一场梦,他还没有在那个只认识几小时的人面前那么失态过。他本能地想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越少人知道越好。也许是因为昨天睡得早,又或是因为昨天睡前的那两片安定起了作用,他昨天睡得很好。今天早上也起得很早。走出房门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被绑架了。转而才意识到现在这个家里不止他一个人了。撇嘴笑了笑,这种感觉也不赖嘛~打开冰箱拿出一盒草莓酸奶,转身时无意看到了吧台上的一张被人叠得整整齐齐的纸。酸奶盒叼在嘴里,伸手去拿那张纸。不等把纸全部展开他就意识到这应该是那张刚拿回来就被他扔到一旁的病历。他心里“咯噔”一下,田柾国不会已经知道了吧?他会怎么想自己?懦弱?还是胆小鬼?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扒光衣服扔到了大街上,必须要接受过往路人目光的洗礼。发狠似的把病历揉成一团,举起手想要把它扔进垃圾桶里。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唉…”一声轻叹。放下手,小心翼翼地把这张破烂不堪的病历铺平,折好,塞到口袋里。转身,就像无事人一般走开。
  田柾国端着水杯坐到他的对面,像初见的时候一样偷偷地观察着金泰亨。看上去很健康啊,怎么会有病呢?也许只是例行检查吧。“柾国呐~”田柾国还以为自己偷看被当事人发现了,低下头尴尬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好。“昨天去法医室。硕珍哥跟你说了什么你还记得吗?”田柾国才发现这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这些小动作,眼睛一直都盯着他自己手里的文件。“就是死因啊,死亡时间之类的。”怕他听不懂,金泰亨还补充道。“死因是重物撞击头部,导致的失血过多。死亡时间是11月30号下午四点到五点之间。”听着他说,金泰亨坐起身。手里的酸奶盒放到一旁,拿起手边的一支笔,在文件上圈圈画画标注这什么。
  “搞定!”响指一打,金泰亨放下手里的笔,把三张纸分别铺在田柾国面前。“你看看,有哪里是矛盾的。”田柾国本来是想拒绝他的,但是看到金泰亨一眨一眨看着自己的眼睛,什么拒绝的话都忘了。有模有样地学起了金泰亨刚才看文件时的样子,脑子里却全都是金泰亨刚才看向自己的眼睛。他的眼睛所说的单眼皮,却要比有些双眼皮还要大。眼睫毛很长,至少田柾国以前是没见过睫毛比他长的人。眨眼时,睫毛也跟着一颤一颤的,也一下一下地搔在田柾国心里。
  田柾国觉得自己那晚来太久的躁动的青春期终于来了。不然心里那被金泰亨撩起的一点点悸动该怎么解释?
  “这个人说他是两点钟看见丁立华从死者的屋子出来,然后发现尸体的。但是…”田柾国的眉头皱起,拉长了尾音“昨天硕珍哥说,死者的死亡时间是11月30号的下午四点到五点”挑眉看向对面的金泰亨“这个人在说谎?”“哼哼~”金泰亨笑弯了眼,一脸欣慰“不错嘛~思维蛮清晰的~”伸手去拍他的肩“他有没有说谎我们去问问不就知道了嘛~”
  站起身,拿过搭在沙发靠背上的外套,扔到田柾国怀里。
  “走吧~小助理~咱们去会会这个满嘴跑火车的目击证人~”
 

评论
热度 ( 10 )

© Dawn.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