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idence02
  两个人一起去的,最后出来的只有丁立强一个。还是被田柾国踹出来的。
  “我要他做我助理~”田柾国听到他这话,兔眼睁得老大。还没开口拒绝,就听丁立强“行!”了一声。“呀!丁…”剩下的话被丁立强捂住嘴强行打断,他一脸抱歉“不好意思。金先生,我能和他单独聊两句吗?”金泰亨嚼着面包耸耸肩,意思是你随意。
  把田柾国带到一边,松开手。“呀西!你小子是疯了吗?!”上去对着他的头就是一下“你就这样把我卖了?!”“嘘,嘘,嘘~”丁立强用手不断的示意他小点声“又不是让你卖身,单纯就是卖艺!”“我卖你大爷的!丁立强你过来我今天打不死你!”举起手又要往丁立强的头上招呼。丁立强抱着头往后退了两步。“你看看你,”又往金泰亨那边指了指“再看看他,他像个纸片人。要卖身也是他卖给你啊~”田柾国一想,也对吼。手最后还是没落下去。金泰亨把手里包装纸搓成团扔到一边,不住的摇头。都不知道现在的小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见田柾国的态度有些松动,丁立强又开口道:“你就委屈这一次!”双手合十“田校草这件事结束以后,你让我做什么都行!”田柾国最大的缺点就是经不起人求,尤其是像丁立强这样就差抱大腿这样的了。一甩手“行了行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把丁立强踹走以后,田柾国又坐回到沙发上。摆出一副谈正事的架子,“所以我大概要帮你做些什么?”“也没什么”金泰亨耸耸肩,“大概就是跟我到处乱跑吧。我包住,但是不一定天天包吃。”田柾国不动声色地扫了眼面前堆满零食包装袋的台子点点头。你连自己的吃都包不了,我要靠你估计得饿死。“现在呢,你收拾一下。马上我们去趟警局。”站起身,冲田柾国伸出手。“再自我介绍一次。我叫金泰亨,今年二十三岁。是一名侦探。以后请多指教~”
  看着他朝自己伸出的手,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像是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站起身。握上了他的手,“我叫田柾国,今年二十一岁。以前是B大体育系的一名在校大学生。现在,”露出了到这以后的第一个笑“是你的助理。以后请多指教~”
  “你先自己看一下。我找点东西。”没再去管田柾国,自己去做自己的事去了。“需要我帮你吗?”探头问他。“不需要,我自己行的(●°u°●)​ 」”田柾国一开始真的认为他行的,但是两分钟以后。他就看金泰亨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东翻翻,西找找。嘴里还念念有词“哎~我记得朴鸡米前两天来的时候带文件了啊~放哪去了?”本来整齐的头发又被他自己挠得乱糟糟。“放柜子里了吗?”伸手就去开柜子门。“喂!”你难道没有发现那个柜子已经要压抑不住他体内的洪荒之力了吗?!“呀西!!”柜子里面的旧文件和报纸倾泻而出,顿时淹没了金泰亨。仓库里弥漫着淡淡的霉味。田柾国眼睛一瞟,发现刚才金泰亨坐过的地方底下露出了蓝色文件夹的一角。把它从一堆衣服底下抽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一个。
  走到“凶案现场”,蹲下身把文件夹放到自己的腿上。挪开几沓报纸个文件,才露出了那个毛茸茸的脑袋。把人拉起来,看着他的新造型。“你…哈哈哈…”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手在他已经不成型的刘海上拨了几下。“你这新造型不错~”原来架在鼻子上的眼睛现在已经跑到了后脑勺,勉强的挂在耳边。脸上蹭的都是灰,嘟囔着一张脸。在田柾国眼里却有一种意外的萌感。真的好像揉一下他的头发((٩(//̀Д/́/)۶))
  金泰亨对于他嘲笑自己的行为回以一个大白眼。拿过田柾国放在腿上的文件夹,打开随便翻了几下。满意的点点头,捧起田柾国的脸。“小助理你简直太厉害了!”田柾国被他突然的亲密举动吓了一跳。眨着兔眼,呆呆的看着他。金泰亨的心情倒是美丽的不得了,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哼着小曲,上楼换衣服。“对了,”楼梯上到一半,又停住。靠在把手上,探出身,对还在楼下呆站着的田柾国喊“田同学友情提醒~出门前记得照下镜子~”
  田柾国还真的乖乖去照了镜子。对于脸上的那两个脏手印,他撇撇嘴。小声嘟囔了句:“真幼稚。”“说谁幼稚呢?”金泰亨抱着手靠在楼梯边,换好衣服了,手里还拿着一条湿毛巾。 田柾国撇过脸不理他,虽然他也觉得自己的这个行为太小孩子气了。搞笑的看着好像是在闹脾气的田柾国,走上前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板正。“谁让你刚才笑的,也不知道是谁幼稚?”用毛巾认真的替他擦掉脸上的灰。“还不是你蠢到自己把自己埋起来了。”小声的反驳道。“你说什么?”手上威胁似的用力。“没有,啥都没说。”乖乖闭上嘴。“好了。”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的放下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撕开包装纸,塞到小孩嘴里。小孩咂咂嘴。
  嗯。草莓味的。

评论
热度 ( 6 )

© Dawn.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