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搭16
  “老板。”安佑天刚踏进公司大门,前台小姐就从底下拿上来了一个大纸箱。看上去里头有很多东西的样子,包装有些粗糙。“这是刚才有人送来的。叮嘱我一定要亲手交给你。我不知道里头有什么,但是看那个人的表情,这就里头的东西应该蛮重要的。”“哦,好。”他点点头,伸手接过那个纸箱,纸箱倒还真没有很重。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可以听见东西在里面翻滚的声音。不断的往外渗着凉气,弄得他的胳膊凉飕飕的。“头儿。”刚进办公室又被秘书叫住。只得先把箱子放在一边的地上。早上的事异常的多,昨天晚上的行动也不知道怎么样。到现在了都没有消息,但是那个人做事他一向放心。等到闲下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十二点了,他才又想起了那个箱子。探头看去。“啪嗒”一声,手里的笔就这样摔到地上。他根本无暇顾及笔头溅出来的零星的墨水,他的注意力完全都被那个箱子所吸引。屋里的温度比较高。放在箱子里的东西又像是被冰冻过,现在冰融化成了一摊血水,氲到了一旁的地毯上。他站起身,拿着一把裁纸刀,走近了箱子。随着箱子的缓缓打开,血腥味扑鼻而来。短短的两秒却像十年那么漫长。看清楚里头东西的那一瞬,就像有人那些砖头在他的头上拍了一下。一阵晕眩。
  箱子里是一只断手。

  “哈哈…”金泰亨看着田柾国手里的平板笑得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他窝在田柾国的怀里,靠着他坐着。田柾国的下巴放在他的头顶,从后面抱住他。“你看看,”他的手指着屏幕里安佑天的脸。“看看他这表情~”田柾国又往前凑了些,誓要把两人之间的距离减小到负。安佑天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脸上大大的写了两个“蒙圈”。内心的波涛汹涌,田柾国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但他却只是在地上跪着,没有再做什么。显然是没有看到自己想看的。金泰亨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脸。小声嘟囔了句“真无聊。”手也就开始不老实起来。不是摸摸田柾国拿着平板的手,就是碰碰田柾国的大腿。一点点危机意识都没有。田柾国也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像是金泰亨撩的不是他。他没有反应,金泰亨也觉得无聊。撇撇嘴打算玩点大的。仰起头,冲着田柾国的下巴亲了过去。
  “泰泰~没想到你那么急~”
  当然最后碰到的不是下巴,是嘴巴。当然最后也不是bobo,是kiss。
  田大少表示,送到嘴边的肉我不吃,你当我傻啊(҂⌣̀_⌣́)

 
和家里那种腻歪腻歪就能腻歪到床上的小两口不同,金智雅已经回公司了。闵玧其则是被安排去解决那个男人。闵玧其的点子一向损,他绝对是那种做什么都行,就是不要跟他做敌人的那种人。他把那个男人带到了西区最乱的那条街,随便找了家店。这条街上基本上没有人不认识他,只要在这条街上混的人,见到他都要喊上一声“闵爷”。这家店的老板也不例外。打算给他点钱,让他找个房间把这个男人扔进去,过一会再带个喝多以后精虫上脑的客人上去。这招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老板哪敢拿他的钱,也不敢怠慢,立马喊手下的人过来架着男人上楼。自己送闵玧其到门口,替他打开店门。“闵爷,你慢走!”闵玧其背对着他摆摆手,手腕处“Suga”的纹身若隐若现。
  这条街傍晚的时候还没有热闹起来,街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他哼着小曲,嘴里叼着烟,心情还不错。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打算喊金智雅出来吃饭。眼睛随意一瞟,看见前面巷子的角落里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正压着另外一个人做些什么。他嗤笑一声,摇摇头。果然现在的人啊,都肮脏到了极点。没有打算再为这件事情浪费时间。但是一想也实在是可疑,底下的那个人连一点点反应都没有,不反抗,也不迎合。毕竟做这种事情不是被强迫,就是你情我愿。怎么说都该有点反应。眯起眼,先入眼的就是那人一头惹眼的橙红色的头发,接着就是他的那张脸。虽然隔的比较远有些不太清晰,但他还是认出了那个人。“呀西!”手机塞回了口袋,烦躁的撩了一把头发。迈开腿就往巷子里走,步子也不像刚才那样悠闲。上去一脚踹开了那个男人。双手插兜,一脸不屑。“呀…”那个男人本是一脸被人坏了好事以后的恼怒,却在看清来人以后变了脸。“闵爷。您有何贵干?”“到没什么事,”烟头扔在地上,脚尖踩上去狠狠地碾了两下。“只不过看不惯有些人在我的地界上做这种事罢了。”男人当然知道他话里有话,不敢吭声。只当自己碰了不该碰的人,调头就跑。闵玧其本来就没有多在意那个男人,甚至从刚才开始他就没有正眼瞧过他。他更担心的是这个靠在墙边,闭着眼不知死活的这个人。伸手碰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就真的像死了一样。
  无奈的挠挠耳后,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坏事。
  “呀!朴智旻!”

评论
热度 ( 6 )

© Dawn.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