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搭12
  金泰亨坐在沙发上止不住的发抖,脑子里满都是刚才田柾国在他面前笑着倒下,满手是血的样子。那个导致他成这样的凶器还在地板上躺着,凶手却已经走了。闵玧其叫人先把金老爷子和金奶奶送去金志璇那了。老爷子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一发不可收拾。烟灰缸出手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毕竟这是冲着他孙子去的。虽然最后是田柾国挡了这一下。金老爷子的心里也是愧疚万分。走的时候,他叹了口气。冲田柾然说:“请你替我向你哥道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闵玧其觉得这短短的一下午,金老爷子就像是老了十岁。金泰亨在漆黑的电视屏幕里看见了自己的脸,上面是刚才田柾国抚过留下的痕迹。是田柾国用血留下的痕迹。他拼命的想要用手擦去,却只是在脸上留下红红的擦痕。手上那些本来已经结茧的伤口又破开,渗出血来。他的动作慢了下来,因为他想起了金志璇那张总是带着微笑的脸,想起了七年前的那件事。
  那件事的存在如同梦魇,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来叨扰。金泰亨只要闭上眼,眼前就会浮现当时金志璇拼命的将他推出去的场景。而那件事给她留下的是不可泯灭的伤痕。他的姑姑,闵玧其的妈妈,金志璇再也站不起来了。她只能在轮椅上度过她的后半生了。攥紧拳头,就算指甲陷入肉里,眉头也不皱一下。就像失去了痛觉。以前的金志璇,现在的田柾国。为什么自己还是保护不了自己最在乎的人?终究还是自己不够强大。
  这一切还是因为自己。如果不是我,姑姑现在就不会只能坐在轮椅上。如果不是因为我,柾国现在就不会躺在楼上生死未卜。都是因为我。
  刚进屋的闵玧其立马发现了金泰亨的不对。他现在的样子在七年前实在是常见,闵玧其和金智雅对于他的这个神情太过于熟悉了。曾经他们陪着这样的金泰亨度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每当他噩梦惊醒时,他们都在他的身边陪着他。金智雅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心里暗叫不好。回头冲田柾然喊了句“你给我哥打电话!”你哥?看了看闵玧其,又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有些不大对劲的金泰亨。意识到她说的应该是边伯贤。这边闵玧其已经到了金泰亨身边,拉住他的两只手。金智雅蹲在他的面前,把他的头按下来,靠在自己的肩上。在他的耳边轻声道:“泰亨呐~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这不是你的错。会没事的。”左手在他的背上一下一下地轻拍着。像是他们的动作和话语起了作用,金泰亨的眼神逐渐恢复了他该有的神采,也不再剧烈得发抖。感受到金泰亨情绪逐渐地稳定,金智雅和闵玧其对视了一眼。“唉~”都松了口气。
  楼上禁闭得房门终于打开,一个带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了出来。还不等他取下口罩开口说话,金泰亨就跑上楼冲进了屋。男人取下口罩后的脸有些无奈,反手指了指房门。“所以我的话现在应该讲给你们谁听?”金智雅侧头去看闵玧其。他只是挠了挠耳后,不自然的别开了视线。他的行为告诉金智雅,他才不要和这哥说话。因为这哥一定会从田柾国的伤势,说到让他们少抽烟,少喝酒,饮食要规律。这些他都会背的话题上。金智雅认命地点点头,举起右手。“硕珍哥。你和我说就行了。”
  田柾国也不知道自己睡了有多久,睁眼的时候他也有点茫然。这是哪?我是谁?闭上眼又睁开,意识稍微清醒了些。自己好像是在金泰亨的房间。想起昨天发生的事,下意识的想去摸摸自己的头。却发现自己的手正被另一个人紧紧的握住。坐起身,忍不住笑了起来。金泰亨就这样握着他的手,靠在床边睡着了。估计是累了,脸上的疲倦怎么都挡不住。又将脸凑近些,想看得更仔细一些。就这样没有防备的直直对上金泰亨缓缓睁开的双眼。一不做二不休,捂住他的眼睛,就这样吻了上去。今天的金泰亨很是主动,田柾国突然有一种受了伤也值了得感觉。就在田柾国准备用力把金泰亨拉上床进行下一步的时候。门被敲响了。田柾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泰亨哥,你要不要下来吃点东西?”他的声音唤回了金泰亨仅存的理智,微微拉开与田柾国之间的距离。哑着嗓子“我没事。你们不用管我。”“柾然,你别管他。”隐约能听见金智雅在楼下说话的声音“他两顿不吃饿不死,他两分钟看不见田柾国保准急死。”“哦。”门外的田柾然应了声“那泰亨哥你要是饿了就喊我们一声。对了,我哥还没醒吗?”金泰亨看着侧卧在床上托着腮痞笑着盯着自己的某人。“咳咳,”清了下嗓子,一本正经“没有。”“唉…那泰亨哥我下去了。”听着田柾然越来越远的脚步声,田柾国笑出了声。“我还没看出金二少是个没了我不行的人啊~”故意掐着嗓子学起了金智雅说话“他两分钟看不见田柾国保准急死~”金泰亨不理他故意的调笑,一个翻身上了床,跨坐在他的腿上。微凉的手指在他的脸上流连。轻轻摩挲着他脑袋上的纱布。“还疼吗?头晕吗?”田柾国老实地摇摇头说“不疼了,也不晕。”金泰亨的手顺着他的鼻梁一路往下,划过鼻尖,停在嘴边。沿着他的唇线,有一下没一下的划着。
  “所以,我们还要继续吗?”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Dawn.W | Powered by LOFTER